灌篮高手:22年后(一)

2013-07-20    分类:悦目   0人评论 2,674人浏览

摘要:

2012年,在美国的泽北荣志意外死亡,触发了在日本做记者的相田彦一的内心。于是,彦一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走访了对昔日队友和对手……

灌篮高手22年后
2f650c0ead1ed968bd892db3916196a7

正文:
2012年11月的某个夜晚,美国洛杉矶一个小酒馆老板睡眼惺忪的从酒馆里打开门,虽然是清晨,美国西部那象征性的太阳高照,阳光刺的他双眼睁不开,他不由得下意识的低下头。

忽然他发现自己的脚下倒着一个人,这个人是脸向下倒在地上的,手边是一瓶还没喝干的酒,看头发的颜色应该是亚洲人。

老板用力的回想昨夜,好像是有个亚洲人最后离开自己的酒馆,自己还和他喝了好一阵子,这个亚洲人,一直在跟他聊篮球的事……

老板俯下身:“喂,喂,客人,醒醒?” 那人没有动静,老板将他翻过身来,掠过他很久没有梳理的长发,只见一张消瘦如柴的脸庞,老板告诉自己: 没错,这人已经死了一夜。

事情不大,几乎每天都有在小酒馆郁郁不得志猝死的人,但立刻惊动了媒体,老板无奈的接受各路媒体的采访,采访内容被当做“国际新闻”出现在了日本电视台转播中……

“大叔,像往常一样,一碗拉面!”一个上班族打扮的日本中年男子坐下,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走路的人群。

“看!那个大叔,真没用的样子!”几个女高中生从窗前走过,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这个时候能看到高中生,好怀念啊,她们应该是逃课吧,现在的孩子……

他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电视上,电视中,那个死去的人被搬上车,仅仅一个镜头,却让那个男子两眼看出了神,突然这个男子像触电了一般离开座位: “大叔,拉面不要了!对不起!” 他迅速冲回自己的公司,上书“神奈川新闻”。

“彦一,这么早吃好午饭了?”一个同事问男人。“不,没时间吃饭了……”男人在自己的柜子里翻弄着,在最靠里面的地方,压在最下面一本蓝色封皮掉色的记事本,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大字: “情报簿—-相田彦一”

相田彦一打通了一个久违的电话: “队长吗?队长!是我,我是……” “您好,这里是鱼住寿司馆,请问您……” “哦,对不起……”彦一立刻鞠躬:“我想找一下鱼住店长,鱼住纯。” “啊?您有什么事吗?店长现在八王子总店……” “是吗?我知道了,谢谢!”

彦一放下电话,立刻背起包准备离开。 “彦一!”主编在他身后叫住了他:“你去哪里?这个月体育专栏的题目想好没有?” 彦一回过身:“想好了,主编。” 主编看着他的眼神,有些惊诧:“……很久没有看到你这么有精神了,你的题目是什么?”

22年后。”

相田彦一来到八王子鱼住寿司馆门口,他和鱼住在后来的22年中见过几次,第一次是彦一高中毕业,他在陵南的最后一年,陵南第一局便出局,那晚,他在鱼住已经工作两年的寿司馆里第一次喝了酒;第二次是在鱼住结婚的时候,鱼住在24岁时结婚,和门当户对的一个良家女子结婚,婚礼上,他见到了福田、植草、越野、池上,还有田冈教练,那个人却一向散漫的没有出现,越野说他的大学比较远,鱼住笑笑没说什么。

彦一一进屋便看见了鱼住,鱼住亲自为客人切着刺身,如今他的动作已经非常熟练,做好的每一客刺身都像艺术品一样在灯下闪闪发光。彦一坐定,鱼住转向他:“客人……哦?!彦一!”鱼住很惊讶。“队长,您好,大概有十年没见了吧……”鱼住不愧已经成为了店长,立刻恢复了以往的冷静,已经四十的他费劲的转动他巨大的身躯:“来我这里,是要点菜的哦。” “呵呵,嗯,两份鲔鱼寿司,一瓶清酒。”

指针指向了十点,寿司馆打烊了。“喂喂,来我这里一天,只吃两份鲔鱼怎么行。”鱼住没有停下的意思,开始嘱咐厨房给彦一做点“结实”的东西:“听说你现在是神奈川新闻体育版的负责人,很好啊,你的梦想实现了!”“队长……”

彦一不知为何脑中突然浮现各种平日被主编骂被后辈嘲笑的情景,看着眼前已经有很重的额头纹的鱼住队长,他有些想哭:“队长,您还好吗?一切都顺利吗?”“嗯!很好,每天都会和儿子进行一个小时的晨练,一对一!”说罢,鱼住笑了,笑得很大声。“爸爸!”寿司馆的门打开,一个身高2米左右的年轻人走进来,看上去有几分神似鱼住:“连外面都听得见你在笑……”“哦哦,抱歉。老朋友来了,我的队友!”鱼住说。“哦,这么说,您是……”年轻人突然对彦一很恭敬。

彦一急忙起身:“我是相田,相田彦一。”“什么嘛,不是仙道啊。”年轻人有些不屑:“彦一?哈哈哈哈哈,彦一??”他的反应让彦一感觉很熟悉……“笨蛋!”鱼住给了他一拳:“有没有好好训练?上楼做功课!”“是……”年轻人乖乖上楼,两个两米的巨人让这小小的寿司馆看着很不协调。“别理他,彦一,我的儿子,鱼住耀,他刚刚高一,现在是陵南的中锋。”鱼住很平静的介绍着自己的儿子。“啊,是我们的新中锋!”彦一有些激动。“这小子16岁就已经两米零三了,大大的超越我啊,哈哈哈!”鱼住比22年前开朗了许多。“队长……其实……我来是想告诉您一件事。”“哦?说吧,你的话应该会告诉我关于他们的事吧。”“是的,鱼住队长,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今天的新闻,有一个人在美国死了……”“嗯?”鱼住立刻警觉起来。“是泽北,泽北荣志,今天在美国洛杉矶被发现,死了,39岁。

“泽北……是泽北啊。”鱼住喃喃说道。“是的,20年前,只知道他去了美国,后来怎么样就没消息了,好像在NBA几只球队的训练营都看到过他,似乎打了一两场季前赛,再就没有音讯了……”“呵呵,又怎么会人人都像那个红毛小子那么幸运。”鱼住笑道:“泽北,当年的全国第一高中生,没想到会是这个下场。我后来还遇到过一次深津,你还记得吗?山王的队长,深津一成。”“记得,他也在我的记录簿上。”彦一露出熟悉的笑容。“那一次,我差点没认出深津,他和几个生意伙伴一起来店里,他后来说当时只是觉得‘鱼住寿司馆’几个字很扎眼,就走进来了,真是他的风格,他后来从家族企业做起,现在是个专门做工程的承包商,说起泽北似乎并不看好他的美国行程。”

“‘他飞的太高,需要有翅膀,不知道在那里会变成怎样咧。那场比赛的确改变了他一些,但更大的舞台,泽北做好准备咧?也许当年他留下和我们一起去大学联赛会更好吧……咧……当然……最后结果还是会好咧。’”“当时,深津是这么说的。在日本,有可以成为泽北翅膀的存在,看来在美国……”“不管怎么说,队长,我们的一个时代结束了,真的结束了。”彦一喝了一口酒:“所以,我特别想借这次机会去找寻当年的大家,湘北、海南、翔阳,当然还有我们陵南的大家!”“哦……彦一,好熟悉啊,这股斗志。”

鱼住笑了:“你准备先从哪里开始呢?”“当然,先从陵南开始,其实,我的同事给我的消息,泽北的葬礼会在两周后进行,我想那时去美国,这两周时间,我要做一篇报道,重新找到当年的大家。”“彦一,去做吧,我们的时代有没有结束,去得到一个答案。”鱼住起身。“队长?”“明天我还要早起去鱼市,不送了。”彦一慢慢起身,鱼住,还是像当年一样,多的话,不说,队长一直是个更看重行动的人,不过彦一还是感觉到鱼住有些不一样。“下一期的神奈川新闻,我会去买的。”鱼住进屋:“对了,如果遇到赤木,告诉他我在这里,叫他……算了……”

相田彦一来到毕业已经20年的陵南高校,这里的一切变化不大,操场翻新过,篮球部还是在操场后的白房子里,彦一带着复杂的心情走进篮球部。他一眼就看见了上次见到的鱼住耀。鱼住耀也看见了他,他训练似乎一直吊儿郎当:“哦哦,那是,彦一!哈哈,你好,怎么来这里了?”彦一点头:“我想来做一些采访……” “啊?你是记者吗?终于来了,来吧,采访我吧,神奈川的未来之星!”鱼住耀的口气和当年的鱼住完全不同……“说起来,现在陵南的教练是……”彦一问。“砰!”一声响,鱼住耀又被狠揍了一下:“回去!”“是……”鱼住耀乖乖回去训练,他的身后闪出一个人,这个人言语简短,嗓音有些粗糙,彦一定睛看了看:“福田!!”他几乎叫出声。“啊……?

”已经39岁的福田吉兆,看着眼前的相田彦一不知说什么好,他明显没认出彦一。福田的发型早已改变,变得好像当年的田冈,柔顺的垂下,当然,为了配合他的小眼睛,他对鬓角等做了改良……身材却没有发福。看到这一切,彦一顿时就明白了,当年这个最忤逆教练的人,现在却最完整的继承了教练的衣钵。“你是……”福田想了很久。“我是相田,相田彦一!”彦一有些激动。“彦一?”福田依旧想不起来:“不管怎么说,你不是篮球队的人,现在出去。”简短,有力好像命令一般,气场弱的彦一竟然下意识的乖乖服从……“彦一?!”一个声音叫住了他:“相田彦一吗?真是你!”彦一循声望去,立刻笑了:“池上?池上前辈!”

“池上前辈,你也是篮球队的教练吗?”彦一兴奋的问。“我?不不,我是棒球队,棒球队的教练。”池上说。“啊,原来是这样……”“福田,这是彦一啊,当年那个用摄像机到处拍的小家伙。”池上对福田说。“哦,大概……”福田应该是认出彦一了:“我们还要训练,失陪了。”福田转身要走。“那个,福田前辈!我可以采访现在的陵南吗?”彦一追问。“我认为,你在旁边看我们训练就好。”福田走进篮球馆。“好严格啊……福田前辈……”彦一自言自语。“嗯,你觉不觉得他很像当年的田冈教练?”池上说。“很像。”“今年陵南的目标是进军全国,其实我看阿福的心里想的也是称霸全国。”池上说道。两人坐在操场的台阶上,物是人非,彦一有些感慨:“这么说今年我们很强咯?”“哈哈哈,很强!鱼住队长的儿子鱼住耀是我们的王牌,他是全国级的水准!”

彦一向池上说明了来意,以及泽北的事情。“是吗,彦一,你做的事很重要,其他人我不知道,但福田很好的把当年的陵南带入到今天,而我的棒球队,也是以‘团结’著称的。彦一,你自己呢?你还热爱篮球吗?你觉得我们的时代结束了吗?”“我热爱!直到现在,仙道学长高中最后一年和流川枫的那次县内决赛还在我的脑海中,那一年,我们陵南也终于闯入全国大赛……但后来,仙道、福田、越野、植草都走了,只剩下我们的陵南,一直在输……而湘北,在那两人的带领下,统治神奈川两年!也许我自己的时代结束了,很早以前。”“彦一,别那么早下结论,去找大家吧,尽管后来的你们一直输球,但那三年,那三个夏天,你过得很快乐不是吗?虽然一直输,你还是在对战前先去一所所学校跑,调查情报不是吗?而且看看现在的陵南吧,新的陵南,不是又重回县内四强吗?呵呵,我大概是老了,话也变多了……”

“池上前辈……对了,越野前辈和植草前辈……”“哦,越野他现在在物流公司任职,至于植草,他现在有些不好接近……他是越野的老板……”彦一按照池上给出的地址找到了植草的物流公司:“请问,越野……越野宏明在吗?”彦一问前台。“彦一?是彦一吗?”一个中年人走出来,彦一望去,这个人穿着灰色的工作服,法令纹深陷,那个发型,和那种激动,没错,就是越野了!

“越野前辈?”“彦一!你怎么找到这里了?”越野一把拉过彦一,随后好像意识到什么,赶快恢复常态:“抱歉,这里管的比较严,下班我们一起去喝一杯!”“好!和植草前辈一起!”彦一道。“这个……可能比较难……”越野面露难色,对了,你来这里是……?”彦一简要的说明来意,越野听的两眼放光,但马上,岁月带来的那种叫“麻木”的东西浮现在他的眼睛中。此时的越野给彦一一种感觉,他好像一只困兽,他好像很不习惯这身容易丢失在人海中的工作服,他那年轻时的激动,总是不时出现,但好像有一根紧箍咒,让他马上强作平静,回到平凡……激情成了中年越野的阵痛。“好的好的,彦一,请你加油!”越野似乎找不到什么词儿。“那个,越野前辈,可以的话我可以见植草前辈吗?”彦一问。“彦一,可能不行,植草现在很忙,而且他……”“彦一?是彦一吗?”一个人问道。“植草前辈!”彦一循声望去。

什么嘛,植草前辈没有变啊,彦一打量着40岁的植草,植草的发型没变,但发福了许多,脸上堆着一些横肉,现在正朝彦一这边笑,他一笑,眼睛就找不到了。“植草前辈,您好!”彦一鞠躬。“啊,彦一啊,来,来我办公室说话。”植草招手,随后对越野做了一个回去上班的手势,那个手势里有一些命令和不屑。越野顺从的离开。彦一坐进植草的办公室,迅速的说明了来意,不知为何,植草笑了:“彦一,工作辛苦吗?”彦一点点头,接着开始跟植草说起现在的陵南,说起福田的全国梦,植草又笑了:“彦一,以后你可以常来我这边。”彦一不是傻瓜,他作为记者察言观色了这么多年,不会听不出植草的言外之意是叫他以后不要再来他这里:“植草前辈……您觉得……”

彦一本不想用敬语的,但不知为何,植草给他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种感觉与他见到报社主管、采访的那些企业老总丝毫无异,而且还透着心不在焉,他甚至感觉自己和面前这个人过去不认识。“彦一,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对自己最好的报答。你的工作做完了吗?”植草忽然变色:“如果不是刚刚你和越野在走廊里大声吵,我是不会出去的,你妨碍到大家了。”原来,植草从一开始就想礼貌的“赶”他走。彦一想起曾经的植草,植草智之,过去话很少,一直是个内向的人,对待所有事情似乎都是一副“好的 可以”的样子,植草,从过去到现在都是他最不了解的人,这二十年,植草改变了什么呢?又或者根本没改变?“植草前辈,我们的时代真的结束了吗?”彦一不知为何,离开植草的办公室时说出了这句话,他说完有些开心,觉得自己二十年来没变,还是那个傻瓜。“彦一,你怎么了?现在这个时代不都在我们手上吗?”植草加重了“我们”,看来,植草说的是他自己,以及像他一样走过日本泡沫经济复苏后的一批企业家,这批人同样也是彦一一直在寻找的“那一代人”,彦一笑了:“谢谢您,您给了我一个回答,前辈。”彦一离开。

当晚,彦一和越野在居酒屋,两人有些微醺。“植草说的没错,一直以来,我只是相信植草就可以了。”越野说:“我原来凭着意气做了很多傻事,但一直冷静的植草让我看到了更多,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不认识他……他是对的,他是对的,我一直这样告诉自己……”越野双眼发直的说着。“越野前辈,我不觉得,我在陵南,在福田前辈的新陵南身上看到了那时的我们,我们没有结束!但,也许你是对的,植草前辈也是对的……”彦一喝着酒。“即使这样……我还是想要回去……那个和所有人一起打篮球的日子……”越野,老泪而流:“彦一,去吧,去翔阳,去海南,去湘北,去找答案!”

彦一不是第一次来翔阳,但这次和上次间隔了21年。说起现在的翔阳,在日本高中篮球界鼎鼎大名,因为当今的日本第一高中生就在这里……“请问,篮球部在……?”彦一问一个女生。女生指着那栋最高的楼,语气里有些自豪:“就在那儿。”看来,翔阳的篮球依旧是他们的根本,彦一心里有些激动,还没走进篮球馆,已经听到一声声整齐的跑步声,呼号声,不远处,2012年的翔阳篮球队整齐的排成两列从远及近,没有变化,二十年前,藤真、花形所在的翔阳也是用同样的节奏,同样的方式进行训练。忽然,彦一看到球馆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他的发型和仙道一样,彦一一阵热血涌上几乎喊出“仙道前辈!”但定睛一看,原来是长谷川,长谷川一志。“长谷川前辈。”彦一上前打招呼:“您好,我是神奈川新闻的记者,相田彦一。”长谷川打量了一阵彦一:“相田彦一……?”“是的,我当年是陵南高校的篮球队员。您打球时我还是替补……呵呵。”“哦,果然。”长谷川点点头:“如果是记者,又是来采访菊地的吧,对不起,训练期间不接受采访,而且我也不希望菊地的精神分散到别处去。”长谷川表情有些严肃,看来为此拒绝过许多记者。他随后向队员们拍手:“好,热身结束,进行分组训练。”“是!教练!”

彦一看过去,很难一眼看到菊地莲——当今日本第一高中生,他“藏在”了队友中,或者说,翔阳不推崇个人主义,菊地很安分收敛自己。彦一向长谷川说明了来意:“大致情况就是这样,我想知道,藤真前辈和花形前辈他们……”长谷川听到泽北的消息,不由得看了一眼正在训练的菊地莲,他叹了口气,开始回答彦一: “如果是体育记者,你应该知道,牧绅一后来进入了国家队……”“是的,当时我们还做过一次专访。他在1995年进入国家队,那时他23岁。此后的八年,日本国家队的队长。”“可是,你们却不知道,藤真后来也选入了国家队。”长谷川平静的说。“是吗?!这么大的消息,我们居然不知道。”“不知道也很正常。”

长谷川说:“藤真是在牧进入国家队后一年被临时招入的,原因是国家队控球后卫替补受伤,当时有国际邀请赛,藤真参加了临时选拔,虽然最后脱颖而出进入了国家队,但是,他是牧的替补,所以很少有登场的机会。”“藤真前辈做了牧前辈的替补……”彦一的言外之意是,藤真会甘心吗?“藤真放下了这么多年的对手,不,是一生的对手间的自尊。因为他有自己的打算,即使是替补,他依然是我们”长谷川站起身:“我们的骄傲。”“这应该是十年前的事了吧……”彦一悻悻道。“是的,十年前,牧绅一是日本国家队的队长,他叱咤风云了好一阵子,可惜最后……”“那么现在呢?现在牧前辈和藤真前辈,他们在哪里?”“对不起,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新生的翔阳是最重要的,藤真和牧,我已经很久没去关注过了,大概,在新生的海南你可以接上下文。”篮球馆中,菊地莲又投进一球,菊地身高189cm,小前锋位置,速度和爆发力是他的过人利器,彦一远远的看着他,泽北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闪过……

“那么,您还知道其他人现在的情况吗?”彦一问。“嗯……没有了。”“好的,谢谢!”彦一要起身。“对了……三井……”长谷川忽然想到了什么。“三井前辈?!”彦一问。“嗯,三井寿,他后来拿下了全国大学篮球联赛神奈川县的MVP,但之后突然转校,好像去了关西,再后来就没出现在大学联赛。”

王者海南,在后来的二十年中继续着他们的神话,但只有一年他们没有闯入全国大赛,那一次他们是县内第三,队长为神宗一郎。当时是仙道在高中篮球联赛的最后一年,他披荆斩棘,最后战胜海南、翔阳,惜败当时神奈川第一的湘北,以县内第二名的成绩进入全国大赛,那也是仙道三年高中篮球最可歌可泣的时刻,整个陵南都沸腾了,而仙道本人只是摇摇头,笑了笑。

彦一在前往海南的途中回味着那时的情景,仙道从清田信长手中盗球,快速内切到篮下,作势要传球给福田摆脱神宗一郎,但随后选择了自己灌篮,一举击破了海南的信心……彦一看看表,已经晚上八点了,之前他总是去的时间太早以致不能和对方聊很久,今天一定要在新海南得到更多情报。彦一走进篮球馆,没有想到,新海南篮球队全员都在训练!仿佛现在是下午刚刚放学时一般,每个人都聚精会神,远处,一个篮球手在安静的练习三分球,一球、一球,姿势非常漂亮,与热火朝天的队友形成对比……“那是……神?那熟悉的投篮姿势,只有可能是神……不可能,二十年过去了……”彦一对自己说。那个篮球手回身,啊,彦一暗叫一声,不是神,这个年轻人眼神比神更冷,好像当年的流川,但他求胜的热情都写在脸上。 “注意起跳的节奏,晃司!”

彦一看去,那才是神,神宗一郎!只见已届四十的神宗一郎,穿着简单的休闲衬衫,他留了两撇胡须,原本没有攻击性的眼神中,有了许多坚定。“神……神前辈!”彦一鞠躬,神回身,这位前神奈川第一杀手,至今看到陌生人时眼神依旧锐利:“你是……?”“我是……前陵南篮球队员,相田彦一。”“哦,那个情报小子……哈哈哈。”发现是熟人,神露出了笑容。没错,就是这笑容,是神,没错。“那是……?”彦一看向那位陌生年轻的神射手。“吉川晃司,现在海南队的皇牌,神奈川第一射手。”神充满自信的介绍着晃司,彦一感觉,神宗一郎仿佛在说他自己,看那个姿势,吉川晃司应该是神的关门弟子,得到了神的真传。神看了看表,拍拍手:“今天到此为止!”

球员们向神鞠躬,随后很安静的离开球场,只能听见鞋与地板的摩擦声,这根本就是一支军队。果然,吉川晃司一个人留下,默默的练习着三分球,500个三分球,这次刚刚开始。“神前辈,这么说您现在是海南的主教练?这么晚还在训练,是特训吗?”“不,是平日的训练。”“每天都如此?”彦一回想起了当年的海南,海南是最强的,因为他们是一群最努力的天才……“这么说来,现在的陵南主教练是福田前辈,陵南和海南真的是很有渊源,你们两位是旧识,好像当年的田冈教练和高头教练……”神笑了笑:“陵南一直是我们的强敌,但晃司心中只想打败一个人,那就是————菊地莲,对了,你这次来不会还是要打探情报吧?”

彦一说明了来意。“牧和藤真吗……呵呵,我知道一些哦……”神开始了讲述……在大学联赛中,牧的表现很快得到了关注,终于在23岁时入选国家队,随后成为了国家队队长,在牧的带领下,日本篮球有了长足进步,在后来的奥运会、世锦赛中都取得了进步。但后来,牧在一次训练中意外受伤,伤情严重,在30岁时告别了球场,现在,牧绅一在德国治疗并且担任当地一所大学的篮球教练。而藤真,24岁通过临时选拔加入国家队,此后一直担任牧的替补。牧受伤后,藤真也神秘的从国家队消失,据说他现在还留在日本文化体育省,也有说法他去了大阪。“不过,我真的没有注意到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神说:“也许跟我一直呆在高中篮球界有关吧。”

神宗一郎如此平静,就如他高中时一般,越是大风大浪,在他的嘴里说出,越是没有波澜,他甚至在对牧的讲述时,没有过多的惋惜之情,并不是说他没有长谷川那种对藤真至今犹存的敬重,而是神习惯性的,控制自己的感情,这也是一个杀手的必须。“藤真和牧前辈,他们一直战斗到现在……”彦一说道。“对了,清田信长,也许你还记得,他后来开了广告公司……”神愉快的回忆着:“据说做的不错,经常飞美国,我想你应该没机会遇到他了。”他们的身后,吉川晃司依旧在练习着投篮,那一声声篮球撞到地面的声音让彦一觉得手痒,他抱起一个篮球,向另一边的篮筐投去,没中,篮球碰撞在篮筐上,声音刺耳。吉川晃司回头,看着彦一,彦一竟然不好意思的半鞠上身,神在一旁微笑。吉川晃司,也是个厉害角色……

彦一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神笑着说:“怎么,不准备问我那个关于时代的问题吗?”彦一摇摇头:“不必了。”他看着练球的吉川:“答案很明显了。”“下面是去哪里?”

“湘北。”

不必问人,彦一靠着那点记忆走到湘北篮球部,却发现本应训练的时间,篮球部里没有人,彦一只好进入篮球馆,走进里面的走廊,这里贴着20年前湘北最辉煌的三年中,那些照片:
1990年,县内第二名,大家拿着奖状的合影,撅着嘴的流川、宫城,笑成一枝花的樱木,眼里有泪水的三井以及平静的赤木;1991年,以县内第一名成绩闯荡全国大赛,樱木花道与大荣学园比赛时,抢篮板的英姿;1991年,宫城良田指挥大局时打出的手势;1991年,流川枫回头被抓拍的样子;1992年,头发已经长回高一入学模样的樱木拿着县内第一奖状,坐在队长位置与当时湘北其他队员的合影,照片里樱木的眼神有些落寞,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那四个人,樱木花道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带领当时的湘北得到了县内第一……

许多内容是看到照片的彦一自己想到的,樱木在拍最后的这张照片时,彦一就在观众席上看着场上的他,当时,陵南已经被淘汰,18岁的相田彦一,已经早早结束了那个暑假……“对不起,请问您是……”一个年级很轻的小球员从器材室走出,问彦一。“啊,不好意思,我是神奈川新闻的记者,相田彦一……请问……”“记者……?”小球员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器材室里。器材室里走出一个人,这人一米八左右,保持着良好的运动身材,穿着白色的运动衫、红色的运动裤,胸口挂着一枚银哨。但首先进入彦一视线的是那副眼镜,那副眼镜,彦一永远也忘不了,他太熟悉了,如果不是这幅眼镜,鱼住的高中生涯就能延长一些,仙道就会笑的更轻松一些……“彦一?”对方先开口了。

“木暮……木暮前辈!”41岁的木暮公延,时任湘北篮球队教练,岁月带给儒雅的木暮一份富有中年男子魅力的成熟,他依旧那么彬彬有礼:“好久不见!彦一,我们正在训练。”“训练?”彦一走上前,只见器材室里,所有新湘北的小队员都在擦篮球……“木暮前辈……?”彦一有些不解。“这是磨练他们的耐性,他们都是刚刚加入球队的一年级新生,他们听说当年樱木花道就是从这里起步后,都要求做这件事。”木暮道。“樱木……”彦一下意识的看向身后的篮球场,没错,整洁如镜,反射着训练室的灯光,刺得彦一无法直视,这就是湘北,是湘北的根本!“木暮前辈,”彦一放低声音说:“湘北这两年的战绩似乎……”木暮笑了:“是我这个教练的责任,湘北这几年又回到了只有我和赤木那个时代……”

怎么会是木暮的责任,彦一知道,后来的数年中,樱木花道的名气虽然响亮,但很奇怪,所有有潜力的初中生毕业都选择了其他的学校,因为所有人都希望可以打败有着传奇名声的湘北,樱木的出名反而使得湘北无法招入好的生源。如果不是木暮来到了湘北,湘北的成绩还会下滑。“木暮前辈,说起赤木前辈,您有他的消息吗?”木暮低头推了推眼镜,回身嘱咐队员们继续擦球,他和彦一来到球场:“赤木后来依靠自己考入大学,很奇怪的没有出现在大学篮球界,我想也许高三那年夏天后,赤木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篮球和全国制霸的梦想,他选择了平静的和篮球在一起。

”“赤木前辈……”彦一知道,赤木不是放弃了篮球,而是把对篮球的爱珍藏了起来,和那个夏天一起:“那么那么……”彦一几乎结巴:“其他人呢?”木暮看着那些照片:“樱木自然不用多说,他被美国的大学看中,高中毕业后就去了美国;流川枫你也知道,高二结束时去了美国,应该就是在……”木暮看着彦一:“在和你们的仙道结束了那场县内决赛之后,此后我们也没有了联系,据说他参加了美国大学篮球联赛,不知道有没有和樱木碰到呢?”木暮笑了:“三井后来很努力,他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我已经忘记多少次打开篮球部大门,第一个看见的是睡在地板上的三井了,直到冬季选拔时,三井脱颖而出,后来更是在大学篮球联赛重夺神奈川MVP的宝座……”

木暮说到这里,已经中年的他还是抑制不了激动,眼里有些泪光:“三井把自己的悔恨全部赎回了……不过后来,三井离开了东京,也离开了大学篮球界。”“是!但是为什么呢?”彦一问。“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可能跟这件事有关:三井大二时,安西教练去世了……”

一片沉默,彦一当然不会忘记,那是1992年,樱木率领着当时的湘北拿下了县内冠军,随后去了美国,那年的冬天,在神奈川一间医院病房里,所有身在日本现役、隐退的湘北篮球队员以及其他曾执教的大学篮球队员们送走了安西教练,当时甚至国家队和日本文化体育省都有人前来,后来的仪式十分简单朴素,大家决定先瞒着刚刚去了美国的樱木以及流川。那一年有太多令人振奋的新闻,这件事很快就被遗忘了,但无疑,这件事,或多或少的,改变了一些人,这些人中,会有三井吗?“后来三井去了大阪,进入了当地一所医药大学。我想他现在应该在制药界吧……对了,也有好消息哦。”木暮话锋一转:“宫城和彩子结婚了,不过……”木暮又犹豫了:“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好消息,因为后来,他们又离婚了……”

宫城良田,这位彦一高中时代的偶像,他在这二十年中变成怎样了呢?彦一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但他的职业素养告诉他,三井,也是一定要采访的。彦一问木暮要了三井的联系方式。至于新生湘北,同样不需要采访,木暮、和新生湘北,他们和1990年的湘北一样,他们对篮球的爱就在那一个个篮球上,就在这擦的无比整洁的篮球场里。
1990年的湘北,一直活在这里:“成熟点儿吧,樱木花道,你可是要成为下一届队长的人……”“白痴……”“良田,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打败了他,我就是县内第一了!”“篮板球!”“教练……我想要打篮球……”“湘——北——!!”那些声音一直回荡在此……

下一站,宫城!

根据木暮给的地址,彦一来到了宫城良田的家,这里离湘北不远,坐车大约一刻钟左右,但居民房林立,彦一找了好一阵子。彦一敲响了门,开门的是个女孩儿,大概有18、9岁的样子,彦一想起木暮说良田已经离婚,又想起以前那个花花大少样子的良田,突然想到这不会是宫城现在的女友吧……立刻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那个……请问宫城家是这里吗?”女孩儿似乎看出了彦一在想什么,她眉头一皱,翻着眼盯着彦一,那样子……实在很像宫城良田:“大叔……你不会看名牌吗?”女孩儿指了指门旁的名牌上“宫城”两个字,然后说:“再说,大叔你又是干什么的?是房东的朋友吗?”“哦……不不……不好意思……我是神奈川新闻的记者,和宫城良田前辈以前认识,我叫相田彦一……”“什么嘛,原来是爸爸的朋友啊……喂!”女孩朝里屋叫:“你又有朋友来了!”40岁的宫城良田出现了,他的体型和原来完全一样,头型也没太大变化,那头卷毛很显眼,但宫城留了胡子,胡子绕着他的嘴留了一圈,似乎总是睡不醒的眼睛看人时透着一股不屑,宫城的脸上也有了皱纹,但左耳的耳钉依旧闪亮,现在他正用招牌式的皱眉翻眼,打量着彦一。“宫城前辈!”彦一发自内心的向这位曾经的偶像鞠躬。“嗯……你是……。?”宫城见状倒有些不知所措。“我是。。我是前陵南篮球队员,相田彦一!”“哎?完全不记得……”宫城摸着下巴。果然……但那种语气和动作,是宫城前辈没错了,彦一在心里说“不认识吗?大叔,那请你回去吧~”女孩儿说。“宫城……宫城前辈,请听我说,我是为了采访当年湘北队的大家而来的,木暮前辈告诉我的这里……”“良田,那是彦一啊,彦一。”

里屋又走出了一个人,彦一盯着这人看,这人也是四十左右的年纪,身材有些中年人的样子,留着略长的头发,彦一一下认不出这人,但那对眼睛,一双充满了睿智的双眼令彦一感到熟悉。“蛤?你认识他吗?”“是那个陵南队一直搜集情报的彦一同学。”那人看向彦一,彦一恍然大悟!哦!是他!水户洋平!!三个人这才进屋坐定,女孩儿自顾自的进去自己房间。“那是良田的女儿,宫城优美。”洋平对彦一说,“她的妈妈是彩子哦。”“啊!”彦一大惊:“是那位湘北队的前球队经理!”良田白了洋平一眼:“喂喂,不要忽然提起那个人好不。”

良田转向彦一:“那么,你说你是有事来找我的?”彦一规整了一下心情,面前坐着的两位旧识,他其实内心有许多话想跟他们说,但他还是以工作为重,告知了他们来意,以及泽北的事。良田听完,有些惊讶的半晌没说话,这也难怪,与之前神奈川诸队队员不同,良田是实实在在和泽北荣志交过手的。洋平也很惊讶:“没想到,那个泽北……”接着洋平就恢复了平时的样子:“看来美国始终没有接纳他。”“所以……我特别想借此机会,重访当年……当年的大家。”彦一说。

良田撑着下巴:“哎~真是……我们有这么老了吗?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不是吗……”随后良田看了一眼洋平。彦一听出了些异样:“宫城前辈,您的意思是……?”良田指了指洋平:“他啊,这个家伙也在跟你干一样的事……”彦一有些惊讶的看向洋平,洋平慢慢的说:“我准备为当年的湘北拍一个纪录片。”“这家伙现在是电影导演。”良田说道。“啊,原来如此!”彦一道。“呵呵,只是谋生啦,谋生。”洋平笑了。“谋生?”

良田道:“这家伙高中毕业后混了一阵子,突然有一天跑去什么松竹映画学工,前几年刚刚成为了导演,拍了一部片子,拿了一个什么。。什么奖。”“是圣丹尼斯电影节的新人奖……”洋平见说到这儿了,也不讳言。“不过,彦一,我觉得你的角度比我更好,我仅仅纪录湘北,因为我熟悉他们,那也是我的青春,这是我的角度。但你当年收集了各个学校的情报,所以,记录那一个时代的工作,应该由你来做。”电影导演,已经中年的洋平说话,透着一股霸气。“是。。是!”彦一有些激动:“那么……洋平前辈,我可以问问你们两位这二十年怎么过的吗?”“我的事,良田刚刚已经说了,至于良田,你倒是应该多问问。”洋平道。“哦?我听说宫城前辈之前刚刚……”单细胞的彦一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啊!对不起!宫城前辈……”宫城良田“唰”的一声站起身,彦一一阵紧张!只见宫城良田走到阳台边,静静的点了一支烟……“无所谓,我和彩子马上要复婚了……”

“复婚?宫城,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彦一惊讶,他也顾不得尊卑礼仪了。 良田事不关己的吐了一口烟:“啊啊,还不是优美一直烦我,而且我看彩子现在也没着落……” “扑哧”洋平笑出了声:“良田,既然彦一都找到这里了,为什么还不说实情呢?” 彦一听罢,那股轴劲儿上来了,认真的死盯着良田。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良田无奈的摆摆手……

良田和彩子,在大学期间成为了伴侣,大学还未毕业时,彩子发现自己怀孕了,本来彩子想两个人坚持边上学边抚养孩子,但良田不同意,良田选择了提前退学,外出找工作养活自己的孩子以及彩子,而彩子继续上大学,成为了大学生妈妈。 大学毕业后,两人成婚,彩子找到了东京市中一份比较稳定的办公室工作,而良田因为没有拿到大学学历,在一家亲戚开的饭店里谋了份职业。两人十分相爱,彩子生育后的家用都由良田承担了下来。时光流转,他们的女儿三岁大了,彩子由于很好的沟通能力成为了主管级的工作人员,良田也开始努力读夜校,希望拿下饮食管理学科的学位,做到饭店经理。 宫城优美15岁时,两人离婚,原因有很多,这十几年两人一直争吵不断,而彩子带给良田社会人际方面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2012年,宫城优美18岁,良田早在三年前也做到了饭店经理,现在,平静下来的良田开始思考要和彩子复婚。

彦一听完,壮着胆子问了一个问题:“宫城前辈,那么请问你为什么要在当上经理后才回去找彩子小姐呢?之前还是顾虑到有差异吗?” 良田的烟已经抽完,但他又点了一支:“在我们离婚后马上我就当上经理,离婚前那段日子很乱,感觉我们那个时候都太年轻了,可能我是把之前许多年压抑的东西释放了吧。至于你的问题,经理什么的根本无所谓,这三年我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气量,如果我想等地位和彩子对等再去找彩子,我早就去了,那我也就是个没气量的差劲男人,彩子也一定会拒绝我。” 彦一此时才发现,宫城的客厅布置极其简单,一组沙发正对着阳台,整个客厅虽然小,但都笼罩在阳光中。沙发后有一个置物柜,柜子里没什么东西,,而柜子上放着一张彩子的照片…… “你决定了吗?良田?”洋平问。

“当然,这也是优美希望的,我又要开始追求彩子了。”宫城说着,已经中年的他又做了个当年的鬼脸。 “那么,宫城前辈,你觉得你们的时代结束了吗?”彦一追问。 “啊?”良田好像没听清这问题似的,他转过身,正对着彦一:“你是叫相田彦一吧?你听好,我们的时代当然没有结束,我还爱着彩子,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已经是中年人的彦一听着这话,他的内心依旧振动了一下,是这种感觉,没错,这就是那个时代带给当时自己的感觉,那种热情,那种生命力,那种即使世界不认同,依然要做自己的感觉! “彩子小姐,很幸福呢……”彦一说道,忽然,他想想起什么似的:“这么说,好像当时湘北的比赛还有一个女孩儿每次都在,她好像是赤木队长的妹妹。” “你是说晴子啊,”洋平接过话:“如果是晴子的话,还是问我吧。” 彦一转过身:“好像。。好像樱木花道一直喜欢晴子小姐吧,那么……?”彦一露出期待的表情。 洋平把手一张:“看来花道的心事连别校的人都看得明白啊……真是……” “这么说……” 洋平回道: “晴子结婚了,在她大学毕业以后,不过,新郎并不是樱木花道。”

“不是樱木?!”彦一有些失望:“那……难道是流川?” “你的情报收集还真是详细呢,”洋平笑着说:“不过,也不是流川。” “这么说来也是,樱木高中毕业就去了美国上大学,与晴子小姐相隔遥远……”彦一道。 “花道啊?”良田忽然说:“那小子当初可是死也不想走呢,虽然他和流川泽北他们好像有什么约定……”良田回忆起往事:“美国那边来人看中他,做体检、考试,他一直都好好的,可是到临走前,却死也不走,大概就是因为晴子吧。” “那么后来呢?”彦一问。

“后来?后来我们硬把他按进飞机里……”良田说着看看洋平。 “其实还是因为晴子亲自来了。”洋平说,“花道一看见晴子就平静下来了,后来他说了句:‘晴子小姐,等着我。’ 就走了。” “那么晴子小姐呢?她怎么样了?”彦一问。 “晴子后来考入大学,按部就班的谈恋爱、工作、结婚、生子,对象是一位医生。”洋平说,“我想,樱木当年的那句话,晴子听到不是没有感动,但是时间……呵呵……”洋平说到这里笑了,有些无奈的笑。 是啊,樱木一直在美国,即使嘘寒问暖也只能通过写信以及偶尔的电话,这样的恋爱是无法想象的,何况樱木始终没有完整的告诉晴子自己的心意。 “不过据说晴子后来也离婚了。”洋平突然说,“晴子一个人带着孩子,她有一个儿子。大概今年……”洋平算了算:“应该有8岁吧。” “那也就是说,现在樱木又有机会了?”彦一似乎非常想樱木和晴子在一起。 洋平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晴子现在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我和她大概也十年没有联系了,至于樱木和她,那更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了。” 接着,彦一问了他最想问的问题:“那么,樱木……樱木花道他结婚了吗?” 洋平:“樱木一直是一个人。”

彦一有些感动,他不知道樱木是不是因为晴子,如果是因为晴子,那这份长达二十年的爱,如傻瓜一样的单恋足够让所有人动容。但更多的,彦一是感到十分可惜,以后来樱木花道的地位、名声,他居然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伴侣…… 良田点燃了第三根烟。 洋平看出了彦一的惋惜之情:“也别为他太难过啦,樱木也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女孩儿,以前的樱木总是主动向女孩告白,但现在是女孩儿们反过来爱他,他反而变得被动了,何况一个日本人在美国,比较难融入那边的圈子。” “那么,樱木他现在在美国,一切都好吗?”彦一问。 “嗯,很好哦。”洋平又露出了微笑:“之前不必多说,樱木在NBA获得成功以后,现在一直住在迈阿密自己的家中,我们经常联系。如今他没事就到海边,也会冲浪,玩玩帆板什么的,日子过得很开心。” “即使如此,看海的时候一个人还是会寂寞吧。”彦一还在刚刚的惋惜情绪中。

“不会啦,迈阿密海滩那里,每天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女孩儿。”良田忽然插话。 “不过,也许在花道的心里,一直还是会想晴子吧。”洋平说。 “可是……水户,现在交通很便捷啊,美国到日本的飞机,樱木是经常坐的。”彦一言下之意是问洋平距离现在是问题吗? “没错,花道经常回日本看望我们,但就是因为这样,他反而更不愿提起晴子……”洋平说。 “那是1998年吧……”良田看着天,说道。 “对,1998年,那一年是花道进入NBA的第一年,他获得了新人王,也就是从那时开始花道开始在国内出名。但在他进入NBA选秀之前,98年他回过一次日本,大概是想告诉我们他终于进入NBA的消息,也就是那次回日本,他得知了晴子已经出嫁。”

第二天一天都没有消息,彦一一直坐在办公室,数着日子已经是第六天了,泽北的葬礼还有八天就要开始,如果今天没有回音,彦一准备勇敢一次,自己不打招呼去完成剩下的采访,即使被神奈川新闻辞退。 就在这时,体育部走进一个中年人,他五十左右,穿着米色的西装,带着一副茶色眼镜,所到之处大家纷纷鞠躬:“社长好。”
彦一一惊,循声望去,正是中村社长,中村朝彦一径直走来,脸上露着神秘的笑容:“彦一,这篇文章是你写的?”
“是的,社长。”
“我想,也只有你能写了,你的主编怎么说?”中村问。
“他认为不能直接发表……”彦一有些不甘心。
“怎么了彦一,打起精神,这篇文章我看过了,你的主编说的对。”中村很平静。
“什么?可是……为什么呢?社长?”
“彦一,因为你可以写的更好。”中村把文章摊开来:“你看,你的采访重心基本都在目前神奈川的四支球队,而宫城良田和鱼住纯的内容只在最后才稍微提到……”
彦一还是不解,写体育专栏,不写球队那写什么?难道是主编和社长是一个鼻孔出气……?
中村看着彦一,发现他用狐疑的看着自己,中村笑了:“彦一,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我和你的主编都在故意刁难你吧?”
彦一慢慢地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的主编平时脾气不好,他是我选的,我很了解他,但他退你的稿确实没错,如果你只是写比赛场上的那一代,的确写樱木花道更有读者群,你应该思考一下,那一代人要从什么角度写。”中村很真诚的说着,彦一感觉到中村确实是站在那个时代,来看他的文章。
“社长,请您点拨我!”彦一鞠躬。
“其实你已经发现了角度,但你自己放弃了。泽北的去世、鱼住的坚守、越野植草的关系变化,还有宫城良田一直持续的爱情,这才是你应该写的角度啊!”
“也就是说……”彦一立刻领悟到了什么。
“对,是他们现在的生活。”中村道。

收拾好公文包,彦一准备离开。 “我想问您,社长,为什么您跟我讲了这么多?”彦一问:“是不是……是不是我的姐姐拜托了您……” 中村看着彦一,眼神里有一些怜悯:“看来你的姐姐给了你太大的压力,已经到了让你看不见自己才能的地步。”中村接着说:“我之所以今天下班前才来你这里,因为我自己也在思考你的这篇文章,不能发表并不是文章的质量有问题,而是角度,你的主题很快就感动了我。” “社长,这么说,我有做记者的才能?”已经是中年人的彦一说出这话,带着些可悲。 “彦一,无论被采访对象拒绝多少次,还是会坚持采访并得到回答,这不就是你作为记者的才能吗?” 相田彦一笑了,他把那篇初稿放进公文包:“我明白了,我这就出发,社长!” “下面有什么采访计划?”

“去大阪,我要先去寻找三井寿!”

相田彦一又恢复到了那个精神饱满的“年轻人”,拿着公文包走了。中村拨通了一个电话:“已经按照你说的,跟彦一谈过了。” 电话那头:“好的,一定要让彦一完成这次采访,必要时我会出面。”随后这声音一顿:“他的状态恢复了吗?” “状态不错,其实他很有天赋,只是缺乏自信,我只是推了他一把。” “都快四十的人了,还要我这么操心,不管怎么说,这对他的记者生涯来说很关键,谢谢你,中村。”电话那头,年届五十的《朝日新闻》副主编相田弥生拿着彦一写的那篇初稿:“这将不仅是一篇报道,它会衍伸出更有影响力的东西!”

彦一坐上了东京开往大阪的新干线———希望号,这班列车是东京发往大阪三部列车(光号、回音号)中最快的,彦一看看表,才早上八点,希望号到达大阪的时间是十点半,这样彦一可以用一天的时间寻找采访三井,然后当晚六点左右返回,当然,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彦一这么想着……
大阪是彦一的故乡,但此刻他一点归乡的乡愁也没有……
“三井……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呢?我没记错的话,他有过一段时间的自我放逐……但后来一直奋战在篮球场上,直到重夺大学篮球联赛的县MVP,可为什么他又在这时远赴大阪,离开了篮球界呢……?”问题太多,彦一密密麻麻的记了一本。
列车开动,彦一又开始做笔记,但很快他发现自己坐的位置迎着阳光,今天天气奇好,彦一被反光刺的睁不开眼。列车员经过时,彦一缠着列车员要换到背光的位子,列车员表示只有列车长有权利换位子,想敷衍彦一。
彦一指着那边没人坐的位子:“那边就可以,拜托你带我去见列车长!”
列车员无奈,把彦一带到列车长室,彦一抬头一看,倒是自己先吃了一惊,列车长高大的身躯站了起来,正是当年常诚篮球队队长御子柴。
“御子柴队长!”彦一道。
“嗯?乘客您认识我?”御子柴不解。
彦一立刻介绍了自己。
“真没想到,居然可以在这里遇到您,您已经是希望号的列车长了!恭喜您!”彦一道。
“这么说来,你和湘北他们曾经都是神奈川的啊……这次去大阪是探亲吗?”御子柴问。
“不……其实……”彦一也忘了自己换位子的事儿,一股脑的说了自己的采访。
“啊……”御子柴听完,半晌没说话:“来,你坐。”
彦一坐定:“御子柴队长,既然这么巧合遇到了您,我也有好多问题想问您!请问,您是怎么成为列车长了呢?”
御子柴把自己的工作帽拿下,看了看:“你这么一说,已经十五年了啊……”御子柴很快的进入回忆中:“当年我的高中篮球赛季结束在森重宽的手上……后来我好一阵子都无法振作,怎么说呢,你也打过篮球一定可以了解,一样原本你很热爱的事物,忽然让你有了阴影,你无法去碰它,那是很痛苦的。”
御子柴的样子并没有多大变化,也许因为原来就长的有些老气,但现在他的眼角有些下垂,那不是老,更像一种失望:“大学以后,我也没有打篮球,没有篮球的日子过得很快,后来大学读完坐火车回静冈,本来想回家乡做做小生意,没想到竟然被当时火车的列车长看中,希望我加入他们的铁路篮球队,他说很难遇到我这么高的旅客,一定打过篮球。我就这样很讽刺的,拿起了丢掉四年的篮球,并依靠那个让我梦魇的东西,坐到了现在的位置。”御子柴有些自嘲的说,但彦一明显感到他说起篮球时,眼神和越野、鱼住、宫城是一样的,御子柴也许只是绕了一个大圈,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而已。
“也许这次去大阪会遇到全国大赛的大家也不一定……”彦一看着御子柴说:“不过,当年风光的泽北今天已经……”
“我对泽北的印象不深,他的队长深津我倒是很熟,据说现在那家伙自己开了工程公司,做的很红火。全国大赛对我来说其实也就是那几张脸,所以有几个人我还是知道他们去向的。”御子柴说。
“是吗?您一直没有和他们断联系,对吗?”彦一激动。
“怎么会,只因为我是干铁路的,南来北往的人多,经常聊着聊着发现原来都认识同一个人……”御子柴喝了一口茶,整理了一下心情:“爱知之星,现在在一家跨国体育用品公司任职,目前他被派往中国担任主管。”
“爱知之星?!诸星大吗?他在中国?”彦一道。
“是的,应该是该公司驻中国地区的主管吧。还有森重宽……”御子柴说:“他曾经一度入选国家队,并被寄予厚望。但是后来因为违反球队纪律被开除出国家队。”
“啊,森重宽果然也进过国家队……”彦一道:“那么,现在他在哪里呢?”
“据说他后来远离了日本中心,现在在冲绳,每天下海打渔,过着与大海搏斗的日子。”
“也就是说他成了渔民?这实在是暴殄天物……”彦一感叹。
“我可没说他是渔民,他是冲绳一带渔民的老大,也就是所谓的鱼头,那里是日本海产品资源的重镇,那里的鱼头可比一个小市长!”御子柴笑了笑:“那个男人注定是要俯视一切的,也只有大海可以包容了森重宽的气量吧。”
彦一有些发抖,森重宽那力拔山兮的扣篮……
就在这时,彦一看到桌子上摆着的报纸《朝日新闻》,朝上的那面大标题写着:
“《国家篮球队或将改革?大阪地区立法委员全力支持!》”
彦一看着配图,这个“立法委员”梳着考究的头型,一头银发,除了身高比其他人高一大截外,一身干练的西装,锃亮的皮鞋与一般日本政客无异,彦一盯着那张脸,他想起了这人的名字……
“这就是我下面要告诉你的,”御子柴说:“原大荣学园队长土屋淳,现在从政,成为大阪立法委员,并和现任国家队教练一同推行国家队改革!”

彦一仔细阅读了那篇报道,大概内容是日本国家篮球队即将推出“青の计划”,旨在缩小国家队入队年纪门槛,也就是说,以后最小17岁的优秀篮球员都有希望入选国家队,而不是过去必须到20岁。
此项改革意义非凡,这代表现在在打球的鱼住耀、菊地莲等都有机会直接进入专业篮球体系。而全力推行改革的正是土屋淳和现任国家队主教练。彦一看了看报纸,是《朝日新闻》做的报道,看来回去必须要找姐姐相田弥生谈谈了。
告别了希望号和御子柴,彦一踏上了大阪。临行前,御子柴表示每天三班列车都由他负责,如果彦一坐了这三班,可以直接去找他,也好聊聊旧事。
11月的大阪,冷风有些刺骨,但阳光宜人,忽然彦一想起当年在大阪遇到的丰玉二哥岸本,那个野蛮又没见识的大阪人不知现在如何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应该都变了吧……彦一拿出木暮写给自己的地址,一路找来。
“应该就是这里了。”彦一抬起头,那是一栋砖红色的现代公寓,听口音附近来往的似乎都是大阪的新移民。彦一看着那张纸……糟糕,由于把它放在口袋里,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门牌号看不清了!彦一慌了神,像个没头苍蝇在公寓楼下乱转……
怎么办……怎么办,又不知道三井的电话,好不容易到了这里……
相田彦一毕竟也是快四十的老记者了,现场应急能力还是有的。彦一灵机一动,也许……也许这个公寓附近有篮球场之类的地方,今天是周日,现在又是中午,有锻炼习惯的人都会在午饭后出来运动一下的,不如去碰碰运气!
彦一一路问人来到附近的篮球场,远远望去,居然有人把一辆重型运货卡车停在篮球场门口!彦一心里骂着,侧身钻进了篮球场。
球场不大,六个篮筐型,零零散散有几队人在打球,彦一细细的打量每一组人,嗯……都是年轻人……等等,彦一注意到很奇特的一组,这一组是一个中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在和一个中年人单挑,那个中学生留着中分头,头发蓬蓬的,两眼炯炯有神,现在正低位运球,忽然他一个假动作迅速起动,原地转了一圈,把那中年人晃开,一个上篮,球进。
“这动作。。真美!”彦一由衷的赞叹,彦一又看向那个中年人,中年人正背对着自己运球,可突然又被年轻人抄截,年轻人做了一个变向假动作,又一次得分。这个中学生动作娴熟,而且打起球来自信满满!
“啊!!不干了不干了!!我的……我的脚抽筋别到了!”
彦一望去,只见刚刚被晃过的中年人侧倒在地上,正捂着自己的脚,他一口纯正的关西口音,嗓门甚大。
“什么嘛,大叔你根本就不强啊。”中学生说:“早知道就不和你单挑了……我回家了。”
“等……等一下!”中年人叫:“你就想这么放着我不管吗?这可是你的责任啊!”
“真不像样……”彦一见中年人纠缠中学生不由得自言自语。
“谁?谁说的?!”中年人环视全场,就这样,他和彦一四目相对:“嗯?!你!”
“我?!”彦一一阵紧张。
“你是……相田彦一?!”中年人叫道。
彦一再看……咦……不认识啊……
“是我啊!我是丰玉的岸本!岸本实理!我把辫子剪掉了!”岸本一边比划着一边大叫。
彦一这才发现,那凶恶的眼神,肥厚的双唇,配上一脸的沧桑,就是二十年后的岸本!
“你……你好……”由于对岸本当年留下的恶劣印象,彦一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好个X啊,你快过来扶我一把!快快!把那个臭小子按住!X他的,哎呀,痛死我了……”岸本一连说了好几个脏字,全场的人都看着他。
彦一没办法只好过去扶起岸本……恶……好浓的酒味……才中午就喝醉了……
“喂,小鬼!”岸本对中学生说:“你跟我一起去药店!”
“我不要!”中学生恶狠狠的看着岸本:“你输了球还想乍我的医药费吗?”
“X你!你不去问问大阪街头的篮球场上岸本实理的名字!我什么时候乍过别人!我叫你来是怕你跑了,你别以为刚刚赢了我!X他的!那是因为大爷我多喝了两杯,脚底发软!回来我们接着打!打篮球!”岸本倒是爱憎分明,而且一心只惦念着胜负。
“那就更不用了。”中学生冷笑一声:“你医好以后回来就是,如果是打篮球,我就在这里,一直等你到晚上!”
彦一对这个年纪小小的中学生肃然起敬,面对岸本这等关西恶汉,他竟如此自信。
“好小子!报上名字!”岸本道。
“三井!”
“啊!”彦一叫出了声!
“三井什么?”岸本问,他一点也没意识到别的。
“三井翔太!”中学生道。
“三井翔太!给我等着!”岸本道。
“翔太,翔太同学……”彦一看刚刚翔太的球技和那份自信,不用说一定就是他了:“请问你家的门牌号是多少。。我有事找你的……”
“你对他那么客气干嘛?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孬?”岸本打断彦一。
“呵呵,”翔太又笑了:“你不必问我门牌号,我肯定在这里等你们回来。”翔太说完运球离开了。
“等一下,翔太!”彦一在后面要追上去。
“哎哎哎!”岸本一把拉过彦一:“你手里扶着我呢!赶快送我去药铺,想什么呢你!”
“可是。。可是他的爸爸就是三井寿!”

未完接下

灌篮高手:22年后(中)

原帖地址:百度灌篮高手吧

转载请注明:悦目网 - 新媒体营销交流互动平台 » 灌篮高手:22年后(一)

本文作者:

我来说说»

*

*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