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民工码农们的血色青春

2013-06-10    分类:人物   0人评论 2,054人浏览

0be3bea2bd27811a5456dccac087fed5

近日,《央视新闻》报道了一个IT男改行卖水果的故事:2011年他是一个PHP工程师,和弟兄们奋战到午夜为了新浪微群2.0上线;2013年,他离开了IT行业,改行做一个水果店老板。几个月后,眼镜摘了,人变白了,连头发都长出来,据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比巨能钙广告“腰不酸了,背部痛了,腿也不抽筋”要靠谱得多,可谓真正意义上的华丽转身。

不可否认,《央视新闻》有可能受了政策的指使,向老百姓宣导“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式生活,好让真正的上流社会更加清净,就好像各路专家提出“逃离北上广”的思想,最直接的目的无非是让一小撮人享受大都市的投资建设,让他们人均奢侈指数大大提高,有点龌龊,有点卑鄙;但这则故事引发的思考是广泛的,身在其中者,总不免要回忆过去在IT业打拼的“代码苦旅”:带着满腔热血投身代码大军,ABCD取代了油盐酱醋,成为生活最基本元素,经常奋战到午夜,陪伴自己的仅是一行行冰冷的代码,IT男人依旧认为“废寝忘食”是一种美德,于是,这个悲惨的世界,非常顺其自然地夺走了他们的青春、欲望和头发,同时,留给他们一身病…

随着时代的发展,价值观不断被扭曲,行业的内涵也开始大换血,史上最难就业季让大学生的历史地位再次下降,他们不再是天之骄子,而是和残疾人、低保户并列为城市三大最难就业群体;医生不再是救死扶伤、妙手仁心的活菩萨,而是冷酷无情,随时收红包的现实魔王;连神圣的校长都因一个女童呻吟变身下流、无耻、操的代表… IT从业者的身份转换自然也不例外。

互联网变革,带给IT男代码苦旅?

曾几何时,IT男是科技、高薪的代表,因行业的特殊性,招聘人员很容易就能勾勒出“美如画”的未来前景,他们会告诉你,马化腾差点把QQ以60万人民币的价格卖给深圳电信,如今搭建QQ帝国,身价所向披靡;也会给你讲述马云37岁前的失败人生,但如今阿里巴巴统治中国电子商务,总之,听了这些故事之后,IT青年都会产生“改变世界”的冲动,但入行后才发现,他们甚至不能随便删减客人的一行代码,能控制的只有电脑桌面的背景图片。

恰逢互联网时代变革,产业链重新分工,按照常理说,总会留一些机会给普通青年,重新捧出几个小马哥,但因资本与体制的限制,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不完善,导致中国很难再找到“现象级”产品,谁知道你熬了600个晚上做出的APP,会不会第二天就被两只企鹅抢走呢?于是,中国普通IT从业者的真实的生活写照,并不是神马“改变世界,干一番事业”的伟大崇高,而是兢兢业业地编写代码,午夜下班后,去兰州拉面或者沙县小吃裹腹,躺倒在出租屋里的床上,沉沉地死去,不再醒来。据非权威数据调查,普通的IT从业人员中,有151%的比例认为自己的工作状态非常“累”,额外的51%来自于他们身边的亲人和朋友,这种疲劳来自于身体和心理双重压力:

首先,IT程序员为完成任务,需要经常熬夜加班,几万行的代码可能仅仅是为了让消费者少点一次确认键,而且因IT行业知识更新速度快,这里经验的价值要远低于医药、销售和制造行业,于是编码机器需要不断学习,最后,因产业的分工越来越细,就好像富士康能把iPhone组装详细分解,以至于来个傻逼都能完成,在这种背景下,上游的资本家就不用纠结 “给这些老家伙们涨不涨工资”的问题,技术门槛降低了,有的是廉价大学生愿意做,事实上,25岁以下的IT蓝领比例达到了70%,而2~3年之内没有进入产业链上游,只有选择转型,工作不稳定的心理压力让本就因熬夜变得虚弱的躯体,更加虚弱。

IT蓝领的代码苦旅,是中国年轻苦涩青春的典型代表,这关乎体制、背景和社会意识形态,或许,IT男本身并不能改变时代大趋势,调整心态才是活下去的唯一出路,徐佳就是“选择降级”的成功代表。

误读青春,电子制造业的快乐

相比于IT蓝领程序员,中国还有一个蓝色的IT群体格外受人关注:电子制造业的流水线工人。自2010年坠楼事件后,全社会掀起了一股批判富士康的大浪潮,法律、心理、教育、管理、工会、SER等领域的砖家 ,各出奇谋地解构这个代工大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记者卧底富士康,而后来一篇深度解读,但时至今日,也没有人揭开过其真正的面纱。

但不可否认的是,郭台铭做出了全球最风靡的iPhone和iPad,他们的招聘接待处总是车水马龙、人满为患,内陆各地方政府都积极引进富士康,试想,有哪个“父母官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进入满是问题的工厂呢?”(开个玩笑)

毕竟,IT程序员还仅仅是身心疲惫,健康有问题,但富士康呈现给全世界的是“压力大了,咱就跳楼”的可怕印象,所以,它更有讨论的价值。其实,流水线工人和IT程序员的最大差别,就是年龄层次和意识形态,以及控制情绪的能力,因组装工作的特殊性,富士康更愿意招聘20岁左右的员工,这些员工能上夜班,手巧适合组装,而且因学历低对工资要求不高,但他们最大的缺点是心态调整能力不足,才酿成了最终的惨剧。值得欣慰的是,富士康已经做出了非常大的努力,无论是郭台铭赌气式地把普工工资上调66%,还是管理上的日趋人性化,又或是各种人因工程的改善,都值得小企业们的尊敬。笔者有一位发小任职富士康,负责太原园区iPhone4S的组装,他经常向笔者抱怨:你们搞媒体的能不能公正点,传递点正能量能死啊?据他介绍,太原园区的iPhone组装规模比郑州、观澜要小得多,但却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为了让员工更加轻松的工作,工程人员每天都要思考治工具的改善,思考作业环境的舒适程度,笔者的这位朋友就曾主导过“机械手臂、人因工程椅,抗疲劳垫”等专案,最直接的目的就是减轻员工的作业负担,此外,园区配备了电影院、篮球场、图书馆、网吧、商业街,每次举办篮球赛,还能看到青春靓丽的拉拉队员穿着黑丝袜跳舞…这些媒体上或许永远都不会提及。

当然,任何工作都要面对压力,富士康自然也不例外,出货、产能、良率、成本和管理时时刻刻考验着主管人员,但这是必须的,如果非要苛责这个代工大王提供一个“活少钱多离家近”的工作,简直就是变态。

调整心态,谁的青春不苦涩?

无论是蓝领程序员,还是富士康流水线工人,他们之所以能引发全社会的关注,除了能带来点击率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青年代表,是这个国家未来希望,社会有义务让他们更健康的成长,这种义务不单是去除他们工作上的压力,而是让他们如何更好的适应社会,努力长成能够负担重任的栋梁之才。

80后常常抱怨道:我们未富先老,三十难立;事实上,未富先老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真正的写照其实是“未富先懒”。

君不见,为了考取稳定的公务员,他们枪毙爱情,阉割理想,掏空父母每一个口袋。没错,这样的青春不苦涩,但每天看报纸,挂QQ、刷微博,做着80岁老头都能做得工作,你们要青春干嘛?这些群体相比于IT蓝领和流水线工人,差距岂止天壤,后者尚且还在为梦想拼搏,只是受体制短暂困惑而已。笔者虽然也同情每天熬夜的程序员和流水线的机械劳动者,但归根究底,这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你之所以没有选择其他行业,或者是兴趣使然,或者是能力所限,一味的抱怨只会徒增烦恼。每一个工作都有自身价值,好的工作不单指高薪,或者体面,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它是不是影响生活作息,是不是能保障家庭团聚,是不是能养家糊口?如果这三个基本条件能得到平衡,那么,大可坚持下去。单就程序员来讲,年轻时,熬夜尚可接受,但随着年龄增长,自身要及时调整,除却自然的升迁之外,还可以选择IT教学、项目管理等工作;至于流水线工人,则可以多思考企业的管理,流程优化等问题,未未来转型做积累。

诚然,这个社会是有点龌龊,它只向人们提供了单一的价值偶像和成功标准,加上体制的作祟,让人心生感叹,正可谓“写字楼奋斗三年,不如在家收一年房租”,但这可能就是时代的特点吧,既然改变不了,就要调整心态,更何况,谁的青春不以苦涩,谁不是淌着泪水过来的?

(科幻星系/文)

转载请注明:悦目网 - 新媒体营销交流互动平台 » IT民工码农们的血色青春

本文作者:

我来说说»

*

*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