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那些年我们的记忆-磨岩三杰

2013-05-17    分类:人物   0人评论 2,746人浏览

张楚何勇窦唯史称魔岩三杰,是当年魔岩文化旗下签约的歌手,94年香港的红磡演唱会三人同台演唱。

42f8303bcbb54809fde8bc8f1d9a7821

窦唯

窦唯出生于1969年10月,从中学开始对摇滚产生浓厚的兴趣。1988年,窦唯加入了黑豹乐队作主唱,那时的黑豹正处在饥寒交迫的困境中,流行摇滚风格的专辑一经发行便得到了很大的成功。在“黑豹”,窦唯的才能首次得到充分的展示。 但流行摇滚到底不是窦唯的理想。

在《黑梦》专辑中,作品几乎都是在“做梦”时做的。从这张专辑中,我们可以对他这一时期有所了解。《黑梦》确实让人感到一种真实的漆黑色彩。 《艳阳天》是一张让人一听就浑身暖意、舒服之极的专辑。其音乐婉转深沉,体现了他与众不同的个性。之后,经过长时间的 辗转挫折,终于又推出了他的又一力作《山河水》。 《山河水》中的音乐运用了大量的电子音乐元素,而音乐风格上则比以往的专辑更加低调、平淡。感觉窦唯现在的音乐路线是更加注重整体音乐氛围和意境的营造,在旋律构造方面并没有过多去追求。

张楚

张楚于1968年10月生于西安.有人说他是中国最寂寞的歌手,因为他从小四处飘泊流浪,有人说听他的歌特别感伤,因为歌声浑厚苍茫。他大部份歌曲创作的时候都是走在路上。 10岁那年第一次离家出走,17岁考入大学,后又辍学,87年只身来到北京,88年录制了早期作品《西出阳关》,《bopomofo》等歌,91年参加《中国火I》的录音,唱出那首广为流传的《姐姐》。

那是是94年的春天,空气里有一种富裕的气氛,每个人似乎都站在一场洪流之中,等待着来自欲望的冲击。张楚也置身其中,看见从身边汹涌而过的人群,他依稀想起生命里的许多画面;一点简单的浪漫,也许粗布衣裳,人们的笑容那时都还没有什么目的,活得不太容易,却有许多天真。他静静的想,有一些美好的事物,终将一去不返。

他决定要找寻一种更真诚而朴素的质感,不是来自他的情绪发泄,而是来自思索与观察,也希望人们在他的音乐中能得到更实在的感受,而不是太简单的浪漫。他希望自己更像一个叙事者,和人站在一起,不愿意站在太高太远的地方。

张楚的歌词,也许你会觉得片断无法连贯,或也许找不到与情人之间的煽情言语,那是因为在支离破碎的真实世界中,张楚眼中渐逝的爱,像是一幕幕的荒谬剧,毫无理性的逻辑,那也正显示了是他的、你的、我的、大家正陷入的命运、爱,或者是失焦的明天。

一面镜子,如同张楚的歌谣,反射的不只是小小的、习惯的、熟悉的、厌倦的脸,真是生命存在的动荡,飘移沉静同澈。是从天空中望出海洋,海洋裹有一片天。如果你觉得冷,那是因为慈悲的滋味总是太坚定而又不太干净。

何勇

何勇音乐和他的个性一样,心怎么跳,歌就怎么出来。有他个性中的大起大落,也有他创造的梦想何热爱的生活。所以有时候,你觉得他像一只首了伤的麒麟,在四处冲撞,会对着天空咆哮;有时候,你又觉得,他更像哪咤,天真的踩在烽火轮上,对着你朗声大笑。

一张专辑原名《麒麟日记》,是何勇在90年代中的作品与生活的总整理,在91年就已经进入录音室作业。但是过程中颇多挫折,其间历时两年多,直至94年才完成缩混。他回忆这一段时间,每一首歌都是以真实的血泪做基础;是每一次冲动,也是他为自己所负的责任,这同时也是他的音乐中最动人的部分—我们确实从他的“真”里,看见了生命的蓬勃力量。何勇带给我们的是他比老崔更具体更直接更愤怒的愤怒,因此,他的歌带有鲜明的朋克色彩, 说他是中国最早的朋克也不为过,当《姑娘,漂亮》这首歌在京城呼啸而过时,更令人痛快的是他给了绵软贫血的香港乐坛一记响亮干脆的耳光,何勇的毫不容忍使得香港乐人在他面前显得那么猥琐而有气无力,这才是朋克,另外,《钟鼓楼》让我们发现何勇原来也蛮收放自如的。

后记:94红磡已经过去19年,有时候真的在想当年的摇滚盛况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光看演唱会的录像是感受不到的,只有现场才能真正的体会到,多年以后,自己早已长大步入社会参加工作,记忆中的这些名字早已模糊,只是还是会在某个场景下想起这些当年最熟悉的名字,听着熟悉的旋律,不自觉的早已泪流满面。

 

中国最孤独的歌手张楚

首次触摸张楚的声音还是在友人处。粗略的望去,只见封面上的人挺怪—-一个大男人面对镜子张望着自己,第一反映觉得这人有点自恋情结。专辑的名字: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念着也觉得特别扭。心想,无非是哗众取宠,混迹于“流行金曲”之列。但卡带内的歌词部分却征服了我,特别是在残淡的光线下,打火机的火花与披头士的poster相映成辉很是亮点。当然,“新音乐的春天”几个大字更是刺激了我听完整辑的勇气,想了解中国新音乐的味道,了解张楚的味道。

完整的听完,嗔目无言。心想,周遭的人群中竟还有这样一名独具风格的歌手,更确切的说是诗人,是民谣诗人。虽在演唱技巧上还稍显稚嫩,但嗓音确实称的上富丽堂皇,(后人称之–楚式唱腔)歌词上也毫不回避的道出了现实生活的种种片段—-离婚,死亡,枯萎以及万物众生(包括蚂蚁,苍蝇)的生活态度。

最让我颇为感动的是:大伙儿去乘凉中的一句–“姑娘,不该是肥皂”,也许是自己历经的缘故。我曾经对一位女孩说过类似的话,让她不要企图改变我,结果“肥皂”最终离开了我,而我也只好东张西望于大街上,抬头寻找着昔日美好的“肥皂泡”……  最出彩的配乐来自于”冷暖自知”的后半部,键盘与贝斯配合的相当纯熟,加之那位充满激情的打击乐手,更使得整个曲调异常丰满,够眩,极具张力.  总之,这的确是一张全新的音乐集.至于风格倒显得次要了.

但每次听完,不时会涌起一些莫名的寂寞,为此,我特意将卡带借于朋友间传听,但大多数的都没翻入”side b”,最后连卡带也人间蒸发了.但寂寞的烦恼仍困扰着我,使我不得其脱,也许那时的我真的不太明白……  一晃几载,”造飞机的工厂”不期上市,但其传播力远不及前辑,电台中也只是作为新人,新曲隐约的介绍给听众.当我驻足于常光顾的音像店,在浏览了一大堆港台精品(或称为”精品垃圾”)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上,发现柜台上仍码放着他的专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透过阳光能看见封面上的几许灰尘.

满怀憧憬与希望的坚持听完,不免有点失望,虽“楚式唱腔”依然故我,依然动听,但整张作品辑缺乏力度,似乎趋向:妥协。(难道张楚老了?)其一,该集的主题较上张明显弱化,总觉的在爱与音乐中摇摆,对自我的感觉表白似乎过了头,相对的社会状态感染度欠深;其二,“结婚”的确是首好歌,但你听听他的前作–太阳车,你会发现几乎雷同,这不难使人觉得“造飞机的工厂”有赶档期的嫌疑;其三,是不成熟的电子音乐尝试,特别是“动物园”。简直就是整辑的一个异类,迷幻的感觉不是靠怪异的电子混音与变调的人声处理所能达到的,这一点窦唯称得上是高手级别的。如果是张楚所要坚持改进的,那也无可厚非!

当然,这张作品仍有许多值得称道之处,至少“赵小姐”升级到了“老张”,浪漫的“爱情”酝酿到了 “结婚” 。最重要的是张楚他站在了一个医生,城市医生的角度描述,剖析,诊断着我们生活中的意识流,使你我时刻警醒于纷乱,浮躁的环境,不再—错误的浪费仅有的时间。

“可耻”在此讨论已没有多大意义,张楚已经用“棉花”作出了他对音乐最好的诠释—“爱在里面不能停歇”,如果你能用心听一听的话。

转载请注明:悦目网 - 新媒体营销交流互动平台 » 关于那些年我们的记忆-磨岩三杰

本文作者:

我来说说»

*

*

取消